土地承包给了长春一企业 过了付款期限仍没拿到钱

2017年04月17日 17:22   新吉林网  来源: 东亚经贸新闻

  村民展示与企业签的合同,希望得到说法

  老汉面对自家的“荒地”一筹莫展 本组图片 东亚经贸新闻记者 王振东 摄

  公主岭市大岭镇黄花村三组距离长春只有2公里,这个村24户村民把62亩的农田承包给了驻长春的一家企业——吉林省博民生态农业有限公司。按承包合同约定,每年3月1日前承包土地企业要将承包款打入村民银行卡中,可今年过了一个多月,村民们也没有收到承包款。最近几天,上到90多岁的老人,下到20多岁的年轻小伙都在着急上火,面对“自家的土地”不知如何是好。

  即使没有拿到承包款

  土地包出去后也不敢种

  郑文忱家住公主岭市大岭镇黄花村三组,地道的农民。“我家包出去的地最多,一共4亩多!”郑文忱说,2015年和2016年,承包出去的4亩地都是由吉林省博民生态农业有限公司耕种,每亩地每年他能拿到1600元的承包费用。可今年,4亩多地近7000元的承包费,郑文忱一直没有收到。

  “也没有人来告诉我,这地到底是包还是不包了,就这么撂这了,让我们咋整呀!”郑文忱说,虽然他们农民不怎么懂法,但手里拿着包地合同呢,即使没有拿到承包款,他也不敢轻意去碰那4亩多地。

  “我要是种就是我违约,可现在过了付款时间也没往卡打钱,应该是他们违约了吧!”郑文忱说,博民生态公司目前没有明确说法,到底是种还是不种,没有人告诉他。“自己家的地方,现在都开始灭茬打垅了,可那块地,只能撂着!”郑文忱说,现在,已经到了平整土地和打垅的最佳时期,一旦错过,地里可能就要长草,那样就会变成一片荒地。    

  62亩农田涉及24户村民

  都是“手拿合同不敢种”

  “全村不只是我一户,还有另外23户呢!”郑文忱说,全村共涉及到24户62亩地,其中比较少的也在2亩以上,最多的就是郑文忱。

  4月10日、11日和12日,记者利用三天时间对大岭镇黄花村三组土地外包一事进行了采访。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所有涉及到的24户村民,均于2015年4月14日与吉林省博民生态农业有限公司签订了《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合同》。合同中,甲方为村民,乙方为博民生态公司。

  记者从《合同》中看到,土地承包期为2015年4月13日至2025年3月1日共10年。其中租金以现金方式支付,1.6元/平方米/年,每年3月1日之前支付1年的租金。

  “这些往外包地的人里,最大岁数的90多岁了……还有80多岁的、70多岁的,最年轻的是20多岁!”村民王永和介绍,因为怕违约,现在所有24户村民都是“手拿合同不敢种地”。

  记者采访时在黄花村农田中看到,农田中还长着玉米秆和杂草。

  合同明确 >>>

  “延迟付租金,按5%承担违约金”

  记者注意到,在《合同》中一项内容为“合同的变更或解除”:一方违约,使合同无法履行的,本合同可以变更或解除;乙方不按时限交纳土地租金的,甲方有权收回地土承包经营权。

  在“违约责任”中明确:如乙方违约应向甲方赔偿当年土地承包金的100%,并恢复土地原貌;乙方逾期支付租金,每迟延一天,按应支付费用的5%承担违约金。

  在“争议解决方式”中已明确:本合同发生争议,甲、乙双方可以通过协商解决,也可以提请村民委员会、乡镇政府农村土地承包管理机关调解解决。不愿协商、调解或者协商、调解不成的,可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一村民表示,如果一直这样下去,他们将选择到法院起诉,通过法律来维护自己的权益。

  博民生态 >>>

  要将地改成水稻田被镇政府“叫停”

  11日,记者联系到吉林省博民生态农业有限公司在大岭镇黄花村项目的周姓负责人。“我们想种地,可镇政府不让我们改水田!”周姓负责人介绍,他们企业主营是水稻种植,如果一直种玉米只能是赔钱。

  周姓负责人说,博民生态公司做为企业,每年种植农作物都需要雇佣大量的人工,就拿这62亩地来说,除了每年10万元的租金,还要有大量的种子化肥费用及人工开支。“如果镇政府一直不允许我们改水田,那我们这片地也没办法种了!”公司也希望得到村民的帮助,去找镇政府同意他们改水田。

  “我们违约也是有原因的,如果村民把我们告上法庭,我们就会把大岭镇政府告上法庭!”周姓负责人称,目前的情况是大岭镇政府造成的。

  据介绍,在去年3月1日,吉林省博民生态农业有限公司还与24户村民签订了“旱田改水田”的补充协议。

  官方说法 >>>

  土地被规划成“物流园” 禁止改变用途

  对于24户村民将62亩农田承包给吉林省博民生态农业有限公司的情况,大岭镇黄花村村委会主任姚维昌表示,做为村委会,他们是和村民站在一个立场的。

  “现在马上种地了,如果再不收拾地就荒了,真要到了长草的时候,就全都晚了!”姚维昌说,当初24户村民将62亩农田承包给吉林省博民生态农业有限公司的事,村委会和大岭镇政府都是知道的。目前,村委会也正在想办法协调解决此事。

  “那片土地已规划成为省级的‘物流园区’,现在,不能变更土地的使用方式!”公主岭市大岭镇镇长姚维波表示,早在村民把土地承包给博民生态公司之前,政府就已经有了规划,但并不是特别明确。

  姚维波说,一片土地即将被占,如果随意改变用途,可能还会出现纠纷。对于村民与博民生态公司之间的问题,镇政府会尽快调查协调处理。

  律师声音 >>>

  可分别提起诉讼 谁责任谁承担

  对上述纠纷,吉林睿旺律师事务所李志新律师说,在开春这个季节出现土地纠纷,无论是承包的企业,还是村民,都是非常着急的。“村民与企业之间有合同,可以完全按合同来执行!”李志新说,如果村民与企业协商不成,或者是通过协商达不到双方满意的效果,村民可正常到法院起诉。

  “就目前《合同》情况看,企业是违约了,村民可通过法律来维权!”李志新说,就企业所提到的“镇政府原因”导致他们无法改种水田一事,企业也可以正常通过法律途径来起诉当地镇政府。

  “最终的结果就是谁的责任谁来承担,村民是无辜的,不能让他们来承担损失!”李志新说,目前,他建议企业积极与村民沟通,毕竟不能让土地“撂荒”。

  东亚经贸新闻记者 周东魁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吉林网官方微博、微信
或下载点点吉林客户端

新吉林网微博 新吉林网微信 点点吉林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