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身边的白求恩”

2017年04月17日 17:21   新吉林网  来源: 新文化报

  医,仁术也。仁人君子,必笃于情。梁英杰教授的情逾越了“东方之珠”的口岸,远行到蜜月湖东畔的格莱文赫斯特小镇中,迷醉在层林尽染的秋色里。

  梁英杰教授是美国纽约州立大学消化病学教授,香港儿童消化病学的领军人物。作为内地许多地区小儿消化学科的先导,梁英杰教授曾用了十年的时间帮助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儿童医院的小儿消化科起步,而今该科室已是国家临床重点专科建设项目。

  浪迹浮踪,水远山重。从香港到美国,从上海到广州,从多伦多到吉大一院,梁英杰教授享受着骨子里的任情适意,体味着生活中的医学苦旅。

  梁教授是一个信马由缰的人,做了很多无心插柳柳成荫的事。上学的时候,他的数学成绩本是极为优异的,可学着学着觉得没什么太大发展,就转去学医。1971年正式成为了一名医生后,想要建立一个全世界最好的儿童消化专业,他又跃跃欲试前往了美国。在异国他乡工作了5年,归心似箭的他不顾主任的挽留回到了香港,不多时又来到了内地。从那时起,梁教授便像是星星之火,亲手开辟了这片荒芜的土地,为一个又一个城市点亮了小儿消化学科的光明前景。

  在金钱上,他对科室出手阔绰,对自己却很苛刻;在工作上,他对患者尽心竭力,对自己却很敷衍。这样一个68岁的老人总是神采奕奕,只要病人有需求,哪怕是刚下飞机,也会责无旁贷地直接赶到病房里。

  梁英杰教授带给科室成员的不仅是最先进的医疗技术,更是一种事无巨细的工作理念、推己及人的医者风范和知足常乐的生活心态。

  “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这是毛泽东主席对白求恩同志的赞誉,也是梁英杰教授在身边人眼中的写照。

  探寻历史的踪迹,梁教授恍然发现,白求恩并不是一个被拔高的“神”,他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他出生在这样普通的家庭里,也曾放浪形骸,有过挣扎和取舍。可就是这样一个普通的人,成为了十亿中国人学习的对象,为200多万执业医师树立了标杆。梁英杰教授很希望年轻的一代也能够来到这里,感受一下百年前的人是怎么生活的,了解一下白求恩为什么会来到中国、他又是怎样离开,近距离观察一下他小时候睡过的婴儿床、穿过的白大衣和用过的仪器,也顺便看看加拿大火红的枫树林。

  “年轻人应该多去外国走走,这不代表说外国所有的东西都是好的,但是能够接触到另外一个世界。”梁教授对年轻人寄予厚望。

  谈起自己的医者之道,梁英杰教授没有过多华丽的描述。谈起中国梦,他却给出了三个出人意料的见解:不让吸烟的地方不吸烟,不随地吐痰,右转弯的车辆能够礼让行人———这就是梁教授的中国梦。“不随地吐痰这么简单的事情,为什么会做不到?中国梦不应该是世界和平等华而不实的事情,提高人民素质应该从最基本的小事做起,由老师们以身作则,然后一代一代传下去。”有时候聊到对医院的看法,梁英杰教授会表现出十分的耐心,对医院、对科室予以坚定的鼓励,“发展需要一个过程,慢慢都会好起来的。”

  吉大一院院长华树成曾将梁英杰教授誉为“我们身边的白求恩”,白求恩拥有的诸多特质在梁教授的身上也有着精准的呈现。放之四海而皆准,很多值得人学习的美好品质,本就是不分年代、不分地域的。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吉林网官方微博、微信
或下载点点吉林客户端

新吉林网微博 新吉林网微信 点点吉林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