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围着补贴转”到“订单说了算”

2017年04月17日 17:21   新吉林网  来源: 新华社
  新华社长春4月13日电 记者 褚晓亮 李双溪 郭翔 国家取消玉米临储政策后,在位于“黄金玉米带”的吉林省,“今年种什么?”这个问题让农民很纠结。记者在吉林多地农村采访时发现,过去农民种地“围着补贴转”,今年种地“订单说了算”,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正悄然调整着种植结构。

  从政策托底到订单导向

  “今年签上订单没?”成为记者日前农村调研时听闻最多的话。洮南市黑水镇东安村51岁的农民蔡红阁在温室大棚里育苗,虽然去年粮食价格下降,但他却又是一个增收年。他种植的6.5公顷辣椒,晒干之后,可以卖到每市斤5元,比去年又涨了0.5元,一公顷可以达到5万多元钱。

  保障他持续增收的是当地一家辣椒加工企业的订单,企业每年为他先期提供种苗和化肥,还给出了每市斤4元钱的保底价。

  通榆县绿化村是典型的东北农牧交错区,土壤盐碱,玉米单产不足优势产区一半。“去年种3公顷玉米,刚能收回本钱。”65岁的村民韩福宽今年抢先与奶牛养殖合作社签订2公顷青贮玉米订单,“每公顷产60吨,收入1.2万元,还能得到国家粮改饲政策补贴款,效益比原来种籽粒玉米翻两番”。

  绿化村第一书记马丛强介绍,今年他把很大部分精力用在帮农民“跑订单”上。村里有760公顷谷子、4500公顷大豆以及庭院种植的辣椒都签了订单,占全村耕地面积的三分之一。“过去农民种什么主要看补贴,国家补什么农民种什么,今年种什么全是订单说了算。”马丛强说。

  从求着农民种到农民追订单

  “已经订完了!明年再说吧。”在吉林省通榆县千头牛福海奶牛专业合作社,社长韩福海不停接到村民咨询订单的电话。今年他已经为1300多头奶牛订完了“口粮”。一共35户农民为他种植了5000吨青贮玉米。去年这简直是不敢想象的事。

  从1989年养牛至今,养殖规模一直上不去,饲草供应不足是合作社发展的最大瓶颈。前几年,玉米价格高,他出350元钱一吨收青贮玉米,没人愿意种。去年,他只能托乡镇领导从外乡镇调剂过来1000吨,运到本地每吨平均高了50多元钱。

  随着玉米价格下降,村里农民今年主动联系韩福海要订单。奶站所在的绿化村,一共5个自然屯,其中2个已经签满。韩福海与农民签订单200元一吨回收,秋天机械直接在地里收割,节省了农民成本,也降低了运费,饲草价格比往年降低了50多元钱。饲料瓶颈解决了,韩福海今年决定多养94头奶牛。

  农民签订单的热情高涨,为农产品加工业发展提供了机遇。大黄米是制作东北粘豆包的原料,但由于种植期晚收成低,农民不愿意种,兴隆山镇一家粘豆包厂苦于没有原料,发展受限。今年该厂与农民签订了1500公顷订单,比去年翻了一番,准备将产品打入城市。通榆县副县长李长仁介绍,今年全县订单企业达到30多家,增幅达到30%。

  从盲目签约到法律先行

  “现在签订单之前,都要把合同拍照发给乡镇法律服务社,条款必须对双方有利才签。”松原市长岭县农民王学中说。今年他带领合作社与一家公司签订了140公顷的糯高粱订单。

  过去农民签订单不看内容,只知签字按手印,曾遭遇过“坑农”订单的王学中说,一些不法公司打着与农民签订单的“幌子”,卖农民种子化肥,等秋收的时候,所谓“公司”早已人去楼空,导致农产品无人收购。还有一些订单会在合同里“玩文字游戏”,给农民制定很高的质量标准,一旦农民违约,便成为其压低收购价格的借口。

  如今吉林省很多地方成立了乡镇法律服务社,专门为农民的订单把关。农业专家也建议,政府在引进企业时,要把好资质关,引进国家或省市级龙头企业,企业要具备足够的资金、信誉度和履行订单的实力。同时,政府应逐步为农民建立起信用记录,也要防范企业随意设置技术、标准障碍打压价格的行为。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吉林网官方微博、微信
或下载点点吉林客户端

新吉林网微博 新吉林网微信 点点吉林客户端